字数:12244
前文:


  事情发生在几年之后,李丽萧静一直在为自己的事业奔波,通过赵敏敏的一起车祸认识了能力超群的刘辉,水族店面不停扩大,程晓飞徐颖出狱,赵敏敏经历撞人事件后性格大变,不在跑外成为水族的总经理,并且与萧静的弟弟萧子铭结婚。一次赵敏敏的前男友刘伟带着女友逛水族,萧静借机报复,招致了刘伟家的报复,故事从这里开始……

  李丽的电话又响了是刘辉打来的「找到了,是刘伟的姐姐刘雪莹干的,里面涉及的到几个部门的副手,这几个到是好说,主要是市里面有一个实权人物,不好摆平」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们的意思就先把店面开了,服个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李丽想想说:「成,只要能开店怎么都行」

  果然几天之后,所有店面都允许从新开张。受到查封的影响,水族这几天赔了将近上百万,但万幸的是,通过刘辉的关系以最快的速度暂时解决了问题,并且减少了损失,总之事情已经告了一段落。

  C市的夏天总是多雨,一下雨店面里面的生意就非常的冷淡,这天赵敏敏与子铭在店里闲聊,突然刘伟神神气气的进了屋子,后面还跟个女的,赵敏敏一看便知此人就是刘伟的姐姐刘雪莹。

  但是出于礼貌还是走上前问:「您好,您需要什么」

  刘伟没有搭茬,刘雪莹板着个脸注视着赵敏敏,子铭也知道来者不善便把赵敏敏护到身后,此时肖婷婷走了出来,对赵敏敏说:「姐你上楼吧,这里我应付」
  赵敏敏点点头随后转身准备离开,正在这时候,刘雪莹说:「怎么了,当缩头乌龟当习惯了啊?」

  之后又说:「赵敏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出来,不过放心,我已经递交了举报材料,我相信你不久就会被收监,好好享受你的监狱生活吧」

  说罢,摔门而去,后面的刘辉则也哼了一声趾高气扬的跟着刘雪莹出去了,赵敏敏听要又继续回到监狱服刑,心里一凉,她不希望他失去现在所有的一切,更不愿意失去子铭。

  此时我们也进屋了,赵敏敏正在桌子上抹眼泪,子铭则在一旁说:「没事儿老婆不就是2年么,我好好的等你」

  李丽说:「什么两年啊」

  子铭把是由说了一遍,李丽听完之后不急反乐,我惊奇的看着李丽问「你疯了咋的,还不赶紧想辙,赵敏敏要回监狱了」

  李丽说:「敏敏回不去监狱,而刘家怕是有牢狱之灾了」

  一个人如果狂到一定程度很容易失去自我,而刘雪莹就是,看查封店铺这件事情上李丽服了软,就要痛打落水狗。可她根本就不了解对手的实力,蹬鼻子上脸,自己把自己玩死。

  她将举报信很快呈报到省厅,而省厅则直接打到女子监狱,询问是否属实,何欢大惊,这事儿竟然被人举报了,为了避免多生是非,马上李忠国汇报。本来一件小事却被刘家闹到了中央。很快得到了回执,此事不属实,停止关注,特殊情况可问责举报人。

  市里,迟迟等不到消息,给省厅打了电话。

  「喂我是王大龙,前几天那个监狱违纪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你是王秘书长吧,稍等我给你转线到刘厅长那里」

  很快电话接到了刘厅长那里话筒里传来浑厚的声音:「小王啊,有什么事情」
  「你好刘厅长,我想问下我前几天呈上去的那个案子处理的怎么样了」
  「哦这事儿啊,我正要跟你打电话说这事儿呢,这个案子惊动上层了,上层以明确表态,不属实。」

  王秘书长一听脑袋轰的一声说:「怎么会这样」

  刘厅长说:「也是呢,就这么点的事儿,闹得这么大,所以我要跟你说,当前最关键的是明哲保身,该退的退,该推得推,别给自己找事儿,明白么」
  此时王大龙已经满头是汗颤抖着回答道:「是是明白,我知道了」

  随后挂断电话后马上给刘柏权打了电话:「喂刘大爷,出事儿了」

  「什么事儿这么慌慌张张的」

  「可能惊动中央了」

  那边也是一愣「是冲着谁?」

  「中央指示停止一切关注,想必是咱们,刘大爷事情我只能办这么多,之后的事儿你们自己办吧。」随即挂断电话。

  此时古爷正在C市开会,闲暇之余来到水族,还是那样的阵势,古爷一进屋我就认出来他,迎了过去说:「古爷爷您来了啊,好久不见我都想你呢」

  古爷摸着我的头说:「呦小妮子又变俊了,嘴还甜了」

  我冲他笑笑,之后把那把摇椅给他拿了过来,古爷坐上去,说:「恩那是这个感觉舒服」

  我说:「古爷喜欢以后就常来」

  古爷笑着说:「我能像你啊,我还有很多事儿要处理呢」

  我扭嘴冲他笑笑此时李丽从楼上下来说:「古爷您怎么来了」

  古爷不悦的说:「人家举报信都呈到省里了我再不来那还了得,说吧你们捅了什么篓子」

  李丽把事情的经过跟古爷说了一遍,古爷听了哈哈大笑仰头问我们说:「那个刘家叫什么来着」

  马上又自问自答的说:「对叫不作就不会死,敢动我的人,胆子真不小」
  此时刘柏权也来到了水族,准备向赵敏敏承认错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门开了,走在最前面的是刘柏权后面跟着刘伟刘雪莹。刘柏权左右巡视一眼,在窗边发现了我们,当他看到,坐在摇椅上被我搂着脖子玩胡子的古爷的时候愣住了,刘柏权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位电视上出镜率非常高的大元,古风。

  刘柏权马上走了过说用颤抖的声音说:「您是古……」

  古爷摇摇手示意不要说话,当他走过来的同时几个黑衣人警觉起来。我站起身来说:「你们干什么来了?」

  刘伟的父亲此时大把大把的擦汗,磕磕巴巴的说:「我就是带两个孩子给您赔个不是,我孩子不懂事」

  我刚想张嘴,古爷抢过话头说:「让市委秘书长平事儿,凭两个孩子能么?
  刘柏权,你们动作不小啊,一共动用7个部门,产生60多起违纪,涉案人员50多人,这事儿你们办的漂亮啊「

  古爷接着说:「你们办这事儿,早就惊动中央了,7各部门查封一家店,想必这家店卖的一定是人肉包子吧,否则早就上新闻了!。」

  再看,此时刘柏权面如死灰。

  「我知道你,一辈子任劳任怨,为地区的发展做了不少贡献」说完古爷说罢停顿一会儿突然紧接着拍了下桌子怒斥道:「怎么老了这么糊涂,弄得晚节不保~ !」

  指了指后面的刘伟跟刘雪莹说:「你怎么不好好教教他们怎么做人,弄到这个地步,毁你们一家没关系,50多名公职人员,这些人都要因为你们丢工作的入狱的入狱,你们害人不浅啊」

  而此时刘柏权依旧面如死灰的听着古爷的训斥,最后古爷放缓语气说:「老刘啊,人都会犯错,犯了错最关键的要改,你的事儿我就不打算追究了,你的那些属下犯错,我就不能饶了,犯错的人必须承担错误,而你则要惩罚这些人」
  刘柏权一听这就明白了,他是要借这次事件换血,将C市实权人物换成自己的人,刘柏权说:「我的属下犯错我是绝不会姑息迁就的」

  古爷点点头,说:「有这样的觉悟就是好同志,你今年多大」

  刘柏权回答「50了」

  「哦还能有一定发展的吗,你现在是XX副主席吧」

  刘柏权点点头「你的学生还是要由自己的老师教训比较好,这样纪委书记今年掉了这里有个空,你先补上,你的意思如何?」

  刘柏权一听连声说:「古爷您太看得起我了」

  古爷说:「犯了错的人就要为自己付出代价」

  刘柏权明白,换血这事儿,谁也不好干,必然树敌,而他是做炮灰最佳人选了,刘柏权只能硬下头皮答应下来。随后古爷又对着李丽说:「李丽你那边的几个兄弟不错回来介绍给我认识下」

  李丽点点头,他明白古爷说的是什么意思,古爷的意思是把你的人告诉我,以免误杀。

  晚上李丽没有跟刘辉原有只是让他把那几个人的名单资料传过来,刘辉摸摸脑袋不知道干什么。之后的几天刘柏权任纪委书记,大家不明白让一个快要退休的人任命纪委书记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就都知道,本市大规模反腐风暴刮起,小到科长大到市委书记应声落马,一批批人空降,此时大家才知道,刘柏权这是在换血,但是换谁的血却不得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事件中古风卖刘柏权一个人情,没有追究刘雪莹的责任。
  而平时耀武扬威惯了的刘雪莹竟然毫不收敛,认为自己受了奇耻大辱,将所有的仇恨全部记恨在了赵敏敏的头上,他找到自己的弟弟刘伟。

  「姐什么事儿么?对了过几天我就上班了,爸给我找了个软件制作公司」
  「小伟,你好喜欢赵敏敏么?」

  「姐,怎么突然问这个,再说人家已经结婚了」

  「你就说你还想要她不」

  刘伟走上前去摸了摸刘雪莹的头说:「没发烧啊,怎么竟说胡话,姐你受刺激了吧,还有那些人咱们以后不要惹了,咱们惹不起」

  刘雪莹打开刘伟的手不悦的说:「我才没受刺激了」

  「那你干嘛问我那不着四六的话」

  「谁不着四六,姐就问你,你还想要你心中的女神不」

  刘伟说:「怎么能不想呢,敏敏太完美了」随即跺了一下脚说:「当时,怎么就没发现呢」

  刘雪莹笑着说:「没关系,姐姐帮你搞定」

  刘伟疑惑的看着刘雪莹,刘雪莹将嘴贴到刘伟的耳边。

  等刘雪莹说完,刘伟跳了起来说:「姐~ !你疯了,绑架这么大的事儿你都敢做,以李丽的实力到时候不灭了咱们的门啊」

  「我知道这有一定的风险,但是如果计划成功的话,你可以得到你的女神,而我也可出一口恶气,最主要的是,将调教后赵敏敏变成内鬼,慢慢将水族更名改姓,想想吧这事儿办的值得」

  刘伟咽了口口水,不再说话。

  一天我们刚吃完饭回家,突然电话响了,我接过电话一看是肖婷婷打来的,「喂婷婷啊啥事儿」

  肖婷婷电话里边哭边说:「姐姐你们快来吧,咱们店被人砸了,敏敏姐被人绑走了」

  听到这里我们马上驱车到了店里我们推开店门,只见店里一片狼藉,鱼缸碎了一地,满地是水。肖婷婷一见我们来马上跑过来泣不成声的说:「姐都是我们不好,敏敏姐被人绑走了」

  我安慰她说:「你别着急慢慢说」

  肖婷婷稳定了下情绪说:「下班前我们都在换衣服,突然闯进几个痞子,二话不说就对着屋里的东西连砸带枪,最后,敏敏姐想去阻止,想不到几个人拉住她推到车里,走的时候还留下话说不给1千万就等着收尸」

  李丽听完眉头紧锁,随即打了电话报了警。

  赵敏敏被绑到车上后,双手反绑,眼睛被蒙住,车开了大约半小时,停了下来,车上的一个人说:「事情办妥了,钱呢」

  一个女人的声音,说:「给,10万」

  之后那个人说:「好了以后再无瓜葛,不要再联系了」那个女人没有说话。
  之后赵敏敏被女人推搡着带进了屋子,她听清了那个女人的声音,正是刘雪莹,赵敏敏边走边说:「你想干什么,你知道绑架是什么罪名么」

  刘雪莹狠狠踢了赵敏敏一脚,赵敏敏一个趔趄被踢到在地「你们牛啊,一群监狱的犯人,放出来竟然能够这么兴风作浪,我的前程我的事业都被你们毁了,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教训你」

  赵敏敏说:「你别冲动,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么」

  刘雪莹不再说话,继续推搡赵敏敏推进了屋子。走了几步又听到一个打开门的声音,刘雪莹抓住赵敏敏的头发使劲往下摁,将赵敏敏推进一个四方的铁笼子。
  「熟悉吧,是不会有种回到监狱的感觉,只不过这次是狗笼子」说完刘雪莹哈哈大笑「骚货,今天你落到我的手里,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哼让他们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刘雪莹不停地辱骂赵敏敏而赵敏敏则不卑不亢,只是看着她,不说一句话,这并没有刘雪莹设计好的那样,赵敏敏吓得边哭便不停的向她求饶。赵敏敏的从容令她更加生气,将门打开,揪住赵敏敏的头发不停的打耳光,很快赵敏敏的嘴角就被打出了血,赵敏敏依旧看着刘雪莹一言不发。见势刘雪莹发疯了一样,用剪刀将赵敏敏身上的衣服全部划破,扒光后,刘雪莹看到赵敏敏全身细腻白哲的皮肤说「你不牛嘛?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今天我让你这细皮嫩肉尝尝皮开肉绽是什么滋味」

  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条皮鞭,沾了下盆里的水,做了一个空抽。说:「你现在跪下向我磕头求饶,叫我主人,给我当奴隶,以后每天过来按时接受调教,就能免受皮肉之苦」

  说完摸了摸赵敏敏的皮肤做了个爱护的手势说:「这小皮肤哪儿受得了这样的苦,抽上几鞭子,恐怕一辈子都下不去了。怎么样,明面上你还做你的老板,私下里给我做奴隶,这笔交易我觉得值」

  此时赵敏敏只是看着她不说话,刘雪莹又说:「给你几分钟,想好了,就跪下来」

  随即把脚伸出来说:「帮我舔干净」

  此时赵敏敏说话了:「不用想了,要杀要剐随你了,让我答应你这个条件没门」

  刘雪莹笑着说:「那好,想死我就成全你,哎只可惜这一身小嫩肉了」之后拿出一个情趣口塞说:「放心,一会会很疼,你要又喊又叫,多影响你淑女的形象啊,所以姐姐帮你维护形象好了,戴上这个你想叫也叫不出来」

  正在此时刘伟从屋里出来了,哆哆嗦嗦的说:「姐,你别弄了,放敏敏走吧,继续下去会坐牢的」

  刘雪莹听到弟弟这么说马上踢了他一脚说:「怎么的现在知道后悔了啊,当时商量的时候你可比我还带劲呢啊,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说罢扭过头对赵敏敏说:「你听好了,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给我们做下人,并且告知警察我们跟他们不是一伙的,为我们脱身,否则后果自负」

  赵敏敏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好这是你自找的,竟然不能得到善果那就只能同归于尽」赵雪莹狠狠的说随即抓住赵敏敏的头说:「张嘴」

  赵敏敏不理她,看赵敏敏不肯张嘴,刘雪莹对着刘伟说:「把她的嘴掰开」
  刘伟此时已经吓得不轻,但还是唯唯诺诺的走到了赵敏敏身边,说:「敏敏对不起了」随即用手掐住赵敏敏的两腮,因为用力过大赵敏敏再也忍不住了,张开了嘴,刘雪莹马上吧扣球塞了进去,之后用最大的力量绑住,此时赵敏敏只能呜呜的叫着,口水顺着扣球的洞里面往下流。

  因为赵敏敏的是简单的反绑,两条胳膊挡住了鞭子,根本抽不到后背。刘雪莹看了看说:「刘伟你摁住她,我来从新绑她」

  刘伟点点头,而赵敏敏知道今天难有善果,根本就没有反抗,任由刘雪莹蹂躏,很快刘雪莹从新绑好了,这次她将赵敏敏来了个五花大绑,大臂与小臂成了个半口字形,将大臂绑在侧肋两侧,小臂固定到了腰部位置,最后从脖子上串下一根绳子,紧贴着后背链接到手臂,这样后背除了一根绳子外,就完全的展露在了外面,而刘雪莹故意将脖子方位下来的绳子与手臂拉的非常紧,这样赵敏敏就必须挺着胸,抬着头,才能保证呼吸顺畅。

  绑完之后,刘雪莹对看向赵敏敏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同意你就点头,不同意你就摇头」

  这次赵敏敏很快便给出了答案,摇了摇头。

  刘雪莹见状冷笑一声说:「转过去,面墙站好」

  赵敏敏虽然带着口塞但是依旧用眼睛表现出那种对刘雪莹的不屑,缓缓的转了过去。

  啪一声,一鞭子抽向赵敏敏的后背,顿时出现一条红红的血印,突如其来的一鞭子抽的赵敏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而鞭策带来的疼痛感也远远超出了赵敏敏的预想,但是她还是坚持站好,等待着接下来的鞭策。

  啪啪啪又是三鞭子,赵敏敏后背应声出来3到深红色的血印,再看赵敏敏已经满头大汗,强烈的疼痛让她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口水,哗哗的往下流。

  没等赵敏敏缓过神,啪啪又是两鞭子,赵敏敏终于坚持不住了,在第二鞭击打时倒在了地上。因为趴下会导致绳子拉的更紧,导致她窒息,所以她必须继续保持者抬头的姿势。

  啪啪啪啪4鞭子下去,赵敏敏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她在喊可是带着口塞却喊不出来,此时赵敏敏已经大汗淋漓。刘雪莹越抽越上瘾,疯狂的连续抽打,而赵敏敏只能在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刘雪莹见差不多了,走过去,将赵敏敏踢翻过来,拉住她的头发问,说:「怎么样,还嘴硬不,承认错误就点点头,不承认就摇摇头」

  此时赵敏敏头发凌乱,满头大汗,眼神迷离的摇了摇头。

  刘雪莹一脚将她踢开,然后疯狂的抽打赵敏敏的前胸,这下赵敏敏受不了了,疯狂的扭曲这身体,希望能够躲开皮鞭的抽打,但是无济于事。

  刘雪莹一边抽打一边说:「你个臭婊子,不要脸的,骑在老娘头上撒野」刘雪莹越打越冲动,而赵敏敏则疯狂的在地上打滚。

 〈赵敏敏乱滚,刘雪莹叫来了刘伟说:「把她给我摁住」

  此时刘伟吓坏了已经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说:「姐求你了,别打了,在打你就把她打死了,到时候咱们都得坐牢」

  刘雪莹斜了他一眼说:「告诉你,现在你跟我是同案犯,要是不把她制服了,你我都得蹲监狱」

  刘伟听到这里一愣,刘雪莹看到弟弟动摇,接着说:「赶紧的,把她打服了,我们就能脱身了」

  刘伟听到这话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摁住赵敏敏,说:「妈的别乱动」此时她把赵敏敏翻了过来,再看赵敏敏则用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瞪着他,刘伟被赵敏敏这样的眼神下了一个激灵,但是人越是害怕就越是冲动。刘伟狠命的摁住了赵敏敏,将赵敏敏的腿劈开,对刘雪莹说「姐抽她私处看她服不服」,赵敏敏听到这里马上发疯一样的扭动身体,可是刘伟的力量太大,赵敏敏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刘雪莹找好空挡,啪啪啪啪,几下准准的抽到了赵敏敏的私处,此时赵敏敏在嘴里发出了尖锐的呜呜声音,她在撕心裂肺的喊。

  突然刘雪莹抽打停止了,刘伟对着刘雪莹说:「姐继续啊」

  刘雪莹说:「你傻啊,在打,打死了」

  果然此时赵敏敏的眼神已经更加迷离,而却呜呜生也越来越轻。刘雪莹把刘伟从赵敏敏身上踢开不满的说:「你想吃枪子啊」

  紧接着刘雪莹走到了赵敏敏的身边说:「怎么样,疼么」

  赵敏敏微弱的点点头,此时赵敏敏的意志已经非常薄弱,刘雪莹又问:「还反抗不」

  赵敏敏微弱的摇摇头这就好了嘛,早这样何必吃这么多皮肉之苦,随即站起来对着刘伟说:「今天,姐姐让你玩玩新颖的东西」

  刘伟疑惑的看着刘雪莹,刘雪莹走到赵敏敏身边说:「小骚货,给你家老公吹过萧么」

  赵敏敏不明她的意思,疑惑的看着她,刘雪莹解释说:「就是用你嘴巴满足你老公」

  赵敏敏瞪大眼睛死命的摇头,刘雪莹说对刘伟说:「想不想感受下,让你心中的女神满足你一次」

  刘伟现在已经失去理智,只是咽了口口水点点头随即刘雪莹走到赵敏敏的身边抓的她的头发说:「你给我小心点,敢反抗今天就抽死你」

  赵敏敏只是闭着眼睛流泪,此时刘雪莹拿来一个开口式马具口塞,口塞口部直径大约有5厘米左右,三条皮带能够将头部套住三角固定,戴上后强迫张着嘴,而舌头则会不停在里面游动。随后刘雪莹拿着口塞在赵敏敏面前比划下,便给赵敏敏带好,因为赵敏敏的嘴比较小所以张这么大非常吃力,此时赵敏敏的眼睛已经被挤得眯成一条缝,口水也顺着开口往下流。因为开口塞一个圆柱体,带上后将会有一部分深入嘴里,而舌头也将伸进圆柱体,赵敏敏为了避免舌头根部喷碰壁舌头只能不停在里面找舒服的位置,避免呕吐。

  刘雪莹将赵敏敏跪放在地上,对着刘伟说:「来吧,为了安全起见带着个给你玩玩」

  刘辉听到后马上脱下裤子,将她的阳具伸向了赵敏敏的面前,赵敏敏使劲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幕马上扭过头,躲避他。啪啪刘雪莹两鞭子,顿时将赵敏敏打到在地,随即又将她扶好跪在刘伟面前,说:「还敢不老实,给我吹」

  刘伟顺势抱住赵敏敏的头使劲将阳具插了进去,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入,随着阳具的插入,也刺激到了赵敏敏的吐线,不停的干呕,而刘伟则不顾赵敏敏的痛苦不停的抽插,因为毫无防备能力,很快阳具到了赵敏敏的喉咙部位,刘伟之前也没有经验,只顾自己,越来越深,最后达到了赵敏敏的忍耐极限,股强烈的吐意让她忍无可忍,哗啦一声赵敏敏,呕吐物的冲击力将刘伟的阳具顶了出来,随即赵敏敏疯狂的呕吐着,站在一边的刘雪莹看此情形,不悦的说「你看看你,没有循序渐进啊,你这么捅她,不吐才怪」

  此时赵敏敏也吐完了,眼神迷离的看着刘雪莹刘伟,而刘雪莹则厌恶的堵住了鼻子说:「真恶心」

  随即叫来了刘辉说:「你去,把戒惧拿来,就在里屋的柜子里面」

  刘伟答应一声便去了屋里拿,很快两条铁链拿了过来,一条是手链,一条是脚镣,手链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而脚镣则是用厚布包好,托在地上走基本发不出来声音,这也是刘雪莹为了安全着想,若以后赵敏敏成天拖着脚镣哗啦哗啦的满屋子响,很难不被人注意。

  很快刘雪莹在手链、脚镣给赵敏敏带好,手链倒还好,两边长度大约有半米,而脚镣非常短,赵敏敏只能一小步一小步拖着走。

  刘雪莹晃荡几下确认已经带好了,对赵敏敏说:「你去,把这里给我收拾干净,一点不干净你给我吃了~ !」

  此时赵敏敏已经被她们折磨的筋疲力尽,加上戒惧的重量,使得她很难行走,但还是咬着牙,拖着重重的铁链走到了卫生间,拿来了拖把,将地面收拾好。
  晚上9点刘雪莹看时间不早了,便让刘伟先回家,自己用创伤药,涂抹在赵敏敏身上,之后赵敏敏放到铁笼子之后锁上门也进屋休息去了,再看此时的赵敏敏遍体鳞伤,全身一丝不挂,赵敏敏这一晚已经被折磨的接近崩溃,她现在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活着,无论以后在受到什么样子的屈辱,当奴隶也好,当下人也罢,她都坚信李丽一定能够救她,让她再次回到子铭身边。

  而此时,警察也在紧锣密鼓的破案,虽然搜索了一晚,但是只是发现面包车,而里面的人去哪里却不得而知,虽然调取了监控录像,但是想要找到目标还是需要时间。

  早起,赵敏敏在叮叮咚咚的开门声惊醒,之间刘雪莹已经站在铁笼子的门外,手里拿着一条狗链,揪住赵敏敏的头发,咔嚓几下带到了赵敏敏的脖子上。随后一用力将赵敏敏拉了出来,因为巨大的牵引力赵敏敏不得不随着力量往外爬。看到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的赵敏敏刘雪莹终于在心中得到了满足。

  随后将一个放了好几天的馒头丢给赵敏敏,「不准用手,用嘴给我肯,掉下的渣,给我舔干净」刘雪莹边说边拿出昨晚的鞭子,在赵敏敏眼前晃了晃,赵敏敏不敢反抗,只得按照刘雪莹说的做。赵敏敏艰难的啃着馒头,很快馒头吃完了,赵敏敏看着地上的馒头渣发呆。

  「快点的,舔干净」

  赵敏敏闭着眼睛开始舔地上的馒头渣,眼里留下了泪水,灰尘与馒头渣一起吃到嘴里,嘴唇很快变成了土灰色。

  刘雪莹看赵敏敏舔的差不多的,说:「今天开始给我劳动改造,去把地给我拖了去,一点不干净你就用舌头给我舔干净」

  此时赵敏敏身体非常虚弱,站着扫地动作非常缓慢,加上脚上的戒惧,使他基本就是原地打转,刘雪莹见状,一脚踢翻赵敏敏,「不喜欢站着就给我趴着」
  丢过去一片抹布,说:「给我,趴着擦,地面上有一片脏,你就用舌头给我舔」

  因为怕被打,赵敏敏只能忍受着疲劳,一点一点的擦拭。而刘雪莹则故意挑刺,在打扫卫生间的时候,故意说马桶没有清理干净,让赵敏敏用舌头从头到尾舔了马桶一遍,很快一天过去了,刘雪莹又给赵敏敏上了几次药,伤口已经愈合很多。看警察没有找上门,刘雪莹的放松了不少,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让赵敏敏的伤口愈合,在调教好她,必然能够脱离干系。

  晚上赵敏敏被锁在暖气管上,而刘雪莹则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没有好的节目之后,刘雪莹关闭电视机,随即看向赵敏敏。突然他想到了一个更加能够侮辱赵敏敏突破心理防线,让她彻底崩溃的的方法,他起取来了一大包纱布。赵敏敏此时迷惑的看着刘雪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就算是做什么赵敏敏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了,只能任他摆布。

  刘雪莹走向前将赵敏敏翻过来,将她的腿折起来,之后用纱布紧紧的缠上,随后就是胳膊,很快刘雪莹完成了自己作品,而再看赵敏敏四肢像是被截肢一般,四脚朝天的呆着,此时刘雪莹将赵敏敏翻过来,说:「站起来」

  赵敏敏一听皱了皱眉,想这样谁也站不起来啊,只是疑惑的看着她,此时刘雪莹笑了笑说:「没让你像人一样站起来,让你像狗一样用四肢站起来」听完这话赵敏敏马上涨红了脸死命的挣扎,希望能够摆脱已经缠好的纱布,但是刘雪莹已经将她的四肢用纱布完全缠绕,就是壮汉想要摆脱也是不可能的,看赵敏敏挣扎,刘雪莹用力拉了下系在赵敏敏脖子上的狗链,赵敏敏因为四肢被绑没有重心,一下被刘雪莹拉翻,侧躺在地上,刘雪莹则想看到赵敏敏那样四肢触地的样子,但是赵敏敏疯狂的反抗,无论刘雪莹怎么样踢踹,赵敏敏就是不如她所愿,赵敏敏宁愿死,也不愿像狗一样的被人拉着走路。刘雪莹看没有办法去房间里面拿出一个口塞,但是这次的与之前的并不一样,这次是钢制的,中间是空的,人带上牙齿要套进去,圆的中间是一个铁环,用来挂绳子,戴上后有人拉绳子的话,被带上的人就会因为拉力给牙齿带来的疼痛而跟着走,要是反抗的话,力度过大极易对牙齿造成伤害,甚至掉落。

  刘雪莹掐住赵敏敏的腮帮,给她戴上了口塞,随后拉动绳子,赵敏敏的牙齿顿时被铁框架拉疼,而随着刘雪莹不断加力,不得不按照她说的做,就这样,赵敏敏被刘雪莹拉着到了镜子边,此时赵敏敏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顿时留下了泪水,她开始疯狂的反抗,但是,很快被刘雪莹不断加力造成牙齿的剧痛而变得屈服。
  「贱货,你看看你自己啊,多贱」

  赵敏敏只是低头流着眼泪突然刘雪莹加力:「抬头,让你看自己呢」

  赵敏敏抬起头,泪水从眼角流出。随即刘雪莹拿出一个脸盆说:「把腿抬起来,见过狗怎么排便么,给我尿进去」

  此时赵敏敏牙齿的剧痛加上身心的疲惫,艰难的按照她的方法做,但是却怎
              么也尿不出来「

  「今天你要不尿出来,你就别睡觉什么时候尿出来什么时候休息」

  此时赵敏敏已经身心疲惫,终于她放弃了一切,抛弃杂念,哗啦一声尿了进去。

  刘雪莹看到之后得意的说:「就说你是骚货」

  随后捂住鼻子:「真骚,自己收拾了一会儿,刷不干净你就给我喝了」
  此时赵敏敏已经泪流满面,她已经开始绝望,甚至认为,大家以为她死了,而放弃寻找她了。

 ⊥这样几天过去了,赵敏敏随着时间推移,意志也渐渐消沉,她害怕刘雪莹的手段,也对自己获救的可能性渐渐失去信心。

  「敏敏过来,给主人按摩」

  「是主人」赵敏敏拖着铁链缓缓的走到刘雪莹的身边,开始给她按摩肩部。
  「恩,早这样就好了嘛,何必受这些苦,是不是啊」

  「恩,敏奴不应该反抗主人」

  「恩好了后背舒服了」刘雪莹此时又指了指自己胸部赵敏敏犹豫了下,但是还是走了过去,趴在赵敏敏的腿上,开始用舌头一点点的舔刘雪莹的胸部,赵敏敏闭着眼,眼角留下了泪水。

  一会刘雪莹得到了满足,说:「去吧,回到你自己的窝吧」

  赵敏敏回答一声,走到了暖气片下面的小床边,将系在暖气片上的狗链自己带上,之后提着臀部趴在床上。

  此时刘伟进屋了,看看趴在床上的赵敏敏,露出了一丝淫笑,走过去拍了拍赵敏敏的屁股,解下狗链,拉着赵敏敏说:「走。主人带你去散散步」

  赵敏敏不敢反抗只能服从,刘伟拉着赵敏敏从屋里转了几圈之后,感觉没有新鲜感,说:「敏奴,主人带你去外面转转吧」

  赵敏敏趴着抬起头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刘伟希望他不要这么做。

  此时刘雪莹说话了:「你傻啊,让他出去你是想把咱们送进监狱,他现在就是个半成品」

  刘伟呵呵的说:「姐,我是说着玩的」

  之后对赵敏敏说:「你现在是什么啊」

  赵敏敏低着头不回答,刘伟拿起小鞭子,啪的一声打在了赵敏敏的臀部。
  「我是狗,我是主人的母狗」

  「恩这还不错,来叫两声」

  赵敏敏为难的小声叫了一声「旺」

  「声音太小」刘伟不悦的说「旺,旺,旺」

  恩这次还不错,之后看向刘雪莹说:「姐。我看差不多了,该给她灌输咱们的思想了」

  刘雪莹点点头拿来本子,放在赵敏敏面前说:「这里是咱们的协定,你把它签了,之后我就可以放你走了」

  赵敏敏拿过本子一看,不觉一惊,上面写这第一,不能报警,否则将会把她这几天的裸照,以及视频传到网上。

  第二,每天按时报到,接受调教,无条件做刘伟的性奴。

  第三,将水族的股权,转移到刘伟、刘雪莹姐弟上来。

  赵敏敏看完祈求的说:「主人,第一第二我都能答应就是第三条,我不能对不起李姐,箫静,求求你们别这样」

  刘雪莹给了赵敏敏一个耳光说:「你没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赵敏敏跪了下来说:「求求你们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们请你们不要让我做对不起人的事」

  刘雪莹不耐烦的踢翻赵敏敏,拿来一把木质戒尺,说:「看样子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跪好,把手伸出来」

  赵敏敏摊开手掌,伸到胸前,啪的一声戒尺打在了赵敏敏的手上「叫你不听话,大声报数」

  啪2、啪3。……每打一下,赵敏敏就大声报一声数,直到将赵敏敏的双手打的红肿起来刘雪莹才收手,问:「做不做」

  赵敏敏依旧摇头,有祈求的眼神看着刘雪莹。

  「妈的,看样子你今天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行,你不说今天你就不要说话了」之后对着边上的刘伟说把夹子拿来。

  刘伟答应了一声拿来一个宽头医用钳,刘雪莹接过钳子,对赵敏敏说:「舌头伸出来」

  赵敏敏知道刘雪莹要做什么,但是相比做伤天害理的事儿,她宁愿承受这个。
  赵敏敏将舌头向外伸到最大,刘雪莹用钳子夹住赵敏敏的舌头,使劲一拉,舌头一半漏到了嘴的外面,此时刘雪莹拿起戒尺,瞄准方位,啪啪几下抽打向了赵敏敏的舌头,赵敏敏疼的直流眼泪,因为钳子带有防滑,所以,根本收不回去,打了一会儿,赵敏敏的舌头麻木了,刘雪莹也打累了,松开钳子。赵敏敏的舌头根本已经不能自由收缩,口水不停的往地下流,基本失去了语言能力。

  刘雪莹说:「你就当几天哑巴吧,别以为你就能混过去,我的招数多得是,早晚你会就范」

 ⊥这样几天过去,刘伟、刘雪莹每天不停的折磨赵敏敏,赵敏敏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

  面对赵敏敏的抵抗刘雪莹、刘伟兄妹也非常伤脑筋,时间拖得越久,对于他们来说就越不利,半个多月过去了,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找到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姐怎么办啊,在这么下去不行啊,不行就别强求赵敏敏了,咱们慢慢来,总有机会的」

  「那怎么行,开弓没有回头箭」

  「那你说咋办,现在他死活不干」

  刘雪莹不再说话只是「暗暗的敲着桌子」突然说你去买一个理发的推子,在买一把纹身枪。

  「姐要这些干什么啊」

  「事到如今咱们只能来狠的了,她要是继续反抗,我就把她的头发剃光,在头皮上给她纹上标记」

  刘伟惊讶道:「姐,这不行吧,你把她弄成那样了,就算她都同意了,咱们的事儿也得暴露了吧」

  刘雪莹说:「哎,走一步看一步吧」

  很快刘伟将东西买好,走到赵敏敏的屋子里面,刘雪莹先让刘伟将赵敏敏绑在凳子上,待确认赵敏敏不能动之后,刘雪莹开始说话:「已经半个多月了,你想好了么」

  此时,赵敏敏就像吸了大烟一样,表情麻木,眼神呆滞的低着头,用微弱的声音回答:「求求你们了,别让我做」

  刘雪莹走到赵敏敏面前抓住她的头发,拿出电推子,摁开开关,电推子发出嗡嗡的声音。

  「你要是不答应,今天你就跟你的长发说再见吧」之后又拿来纹身枪说:「这是纹身枪,等你剃光之后我在你头皮、脸蛋纹上贱货、小三、不要脸,看你以后怎么见人」

  听完这话赵敏敏一激灵,开始疯狂的扭动身体,大喊:「你们有种就杀了我吧,让我做那样的事儿是不可能的」之后突然冷笑着着他们说:「你们剃吧,我不会反抗的,随便你们纹什么,但是,别让我活着出去,出去我要把你们干的事儿全部曝光,还有,那些照片、录像什么的你们随便传,大不了一死,但是我敢保证,你们死的绝对比我难看~ !」

  刘雪莹刘伟没想到赵敏敏会有如此的反应,一时间愣在了当地。